把准宏观经济脉搏 坚持“三步走”战略
水电新能源公司副总经理 吴建伟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1-03字号:

  12月18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新时代,基本特征就是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推动高质量发展,是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必然要求,是适应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必然要求,是遵循经济规律发展的必然要求。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必须加快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统计体系、绩效评价、政绩考核,创建和完善制度环境,推动我国经济在实现高质量发展上不断取得新进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经济发展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为其他领域改革发展提供了重要物质条件。经济实力再上新台阶,经济年均增长7.1%,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源和稳定器。经济结构出现重大变革,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供求平衡。经济体制改革持续推进,经济更具活力和韧性。对外开放深入发展,倡导和推动共建“一带一路”,积极引导经济全球化朝着正确方向发展。人民获得感、幸福感明显增强,脱贫攻坚战取得决定性进展,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程度不断提高,形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体。生态环境状况明显好转,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决心之大、力度之大、成效之大前所未有,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行动成效明显。

  12月25日,我在参加轮训的课堂上,有幸听到了中国人民大学黄卫平教授和中央党校张磊教授对十九大以后中国宏观经济概况的分析和基于此大背景下的企业发展之道,颇有感触,现在此提出,同各位领导交流、学习。

  变化着的世界,变化着的中国。国际政乱经慢,国内快慢相间。现在的国际形势变化很大,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更加剧了这种不确定性,我总结为四个字,“政乱经慢”政治上动乱不安,经济上复苏缓慢。国内则是快慢相间,缓中趋稳,稳中向好。向好的概念除了速度,更是结构。黄教授认为:中国的生产方式在全世界是独树一帜的,自己的路要自己走,当然也要借鉴和总结。未来中国财富格局正孕育着根本性变化。去年在乌镇召开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我们发现马云、马化腾开始脚踏实地了,开始推销产品了,一帮小年轻开始大谈情怀了,财富格局的板块肯定要发生变化。另外,从 1978 年跟随着改革浪潮富裕起来的人,开始考虑财富传承的问题,这至少是金融界的机会。还有,就是软实力的传承。在改革开放中富裕起来的人,是经过艰苦奋斗的,有着百折不挠的经历,这些精神怎么传承下去?只有这些软实力传承下去了,才能让中国不断往前走。

  消费拉动空间渐窄,中国经济要走创新驱动之路。推动经济可持续发展明显的动力,一是需求拉动,二是创新推动。按照经济学理论,消费拉动本身不是一个长期行为,只有创新驱动才是根本的动力。目前中国模仿型、排浪式的大众消费阶段已经结束了,这就说明没有类似房子、车子、家电这种消费的新亮点可以在较短时期把经济拉起来,实际大家也看到,我们消费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达到 60%,但发展速度反而越来越慢,另外创新驱动又不是一下子可以解决的。

  全体中国人民要过好日子,我们党的目标也是让大家过上美好生活,这种欲望或者这种期望它本身是无限的,但是真正达到这个期望的手段和资源供给又处在一个有限状态。要想过美好生活,财富必须增加,而增加财富的手段从根本上讲,第一是创新,第二是提高劳动生产率,都做不到,就只有做大盘子、做大规模,求得规模效益,可麻烦在哪儿?在于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意愿,这个期望是无限的,如果单纯靠做大规模的话,只有把规模做到无穷大才能满足这种意愿,这是不可能的。所以目前立足长期,我们提出创新驱动。

  短期我们只有靠消费拉动, 现在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已经到了六成,所以李克强总理提“两公”、“两创”,也就是公共产品、公共服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对帮助中国的就业非常有利,但是对促进中国中期稳增长,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所以公共产品、公共服务就必然要浮出水面,其背后实际又是两个字:投资。投资的方向在于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提高整个生产的基础设施的质量,所以从长期看,中国经济毫无疑问要走创新驱动之路。

  中国改革史就是一部供给侧改革史。目前,我国正处于换档期、阵痛期、消化期三期叠加多种矛盾聚合的阶段。以往高速的发展不可持续,往后发展的速度要降下来,但不能低于 6.5%,就是从高速档换到了中高速档。经济的转型升级确定要经历阵痛,一些不适应经济新常态的企业要被淘汰。另外,原先高耗能、不注重环保的发展,还要经历一个消化的过程。此外,中国现阶段还存在生活水平提高与大众满意程度有待提高的矛盾,存在环境破坏、能源枯竭、人力资源紧张的现状,整个社会结构性就业矛盾突出,缺乏经济增长动力,于是,供给侧改革浮出水面。

  在新能源领域,这种调结构、搭框架的动作已经显而易见,从两个方面来说,一是全国能源结构正在从煤炭为主向多元化转变。2017年,全国共淘汰、停建、缓建煤电产能5000万千瓦以上,新增煤电装机比2016年减少约400万千瓦,煤电建设投资同比下降25%,煤电建设速度和规模得到有效控制;同时,我国风电装机1.6亿千瓦、光伏发电装机1.26亿千瓦、生物质发电装机0.15亿千瓦,同比分别增长11.8%、67.1%和23.6%。与2012年相比增长约110%,近5年年均增速约16%,新增装机西北地区占比下降了17个百分点,华东、华中地区占比分别提升9个百分点、6个百分点;2017年,弃风、弃光率分别为12%和5.6%,同比分别下降了6.7个百分点和3.8个百分点,新疆、甘肃等重点地区弃风率分别下降了12.1个百分点和10.5个百分点。新能源规模扩大,结构优化,利用水平提升的趋势已经显现。二是2018年,国家能源局将聚焦煤炭和煤电,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统筹做好去产能和保供应工作,坚持有序增加先进产能、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并重,优化存量资源配置,扩大优质增量供给,努力实现高质量的供需动态平衡、保持价格稳定。继续加快退出安全环保不达标、长期停工停产等落后产能煤矿,引导长期亏损、资不抵债等煤矿主动退出。全国要完成取消和推迟煤电建设项目约1.5亿千瓦,淘汰煤电落后产能2000万千瓦,煤电装机占比降至约55%。可以说,新能源的发展形势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在这个全球经济的寒冬中,还依然保持着向好的趋势。

  也因此,新能源公司在这个经济向好、向优的大趋势下,要想抢占制高点,开创发展新局面,就必须如张磊教授所说,也要做好自身“走出去”、“走进去”、“走上去”的三步走战略。

  一、关于“走出去”

  新能源企业“走出去”,要首先明确“走出去”的目的。以前自己曾经片面地认为,“走出去”就是要获取能源资源、占有更多的市场份额、将自己的产品尽可能多的输送到市场中去,现在看来,这种错误认知如果持续下去,那么在新的经济形势下,必然南辕北辙,甚至导致“走出去”的企业“先锋”铩羽而归。

  从宏观经济的需求来看,企业加快“走出去”步伐,目的是增强企业经营能力,能够有效整合与转化资源,不断提升企业的学习能力、适应能力,真正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企业。就地区而言,不仅要走到传统风资源丰富的我国西北、华北地区,更要走到需求资源发达的南方地区甚至海外地区。在输送产品的同时,更要多关注成熟市场的资质、技术、标准等,这些恰恰是企业的短板和软肋。就类型而言,“走出去”的不仅是产品、服务,更应是品牌,不仅要看体量、规模,更应该重视品牌以及品牌价值。

  二、关于“走进去”

  新能源企业“走出去”不能只注重项目本身和经济红利,更要与所在地进行文化、民俗等方面的融入。

  “走进去”需要打造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欣赏的人文格局,要为企业发展创造良好的文化条件。首先,要充分调动当地资源,本地人对所在地的风土人情十分了解,往往能够起到润滑剂和黏合剂的作用,能够最大限度地避免企业走弯路。其次,需要激励广大青年共同参与这一事业,通过各种形式的青年活动,加强同地方的交流。进一步说,“走进去”需要企业不仅重视“商脉”,更要重视“文脉”。与各地方共同挖掘文化脉络,建立彼此之间的信任,“文脉”激活了,“商脉”也会更加畅通。

  三、关于“走上去”

  新能源企业应注重标准上的提升。这方面,主要是针对将来可能的大量海外投资项目。很多企业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已经有了初步成果。在非洲,蒙内铁路是首条完全采用中国标准、中国技术、中国管理、中国装备建造、中国运营维护(EPC合同规定2年)的国际干线一级铁路,项目的建设全方位带动了中国标准走出国门。在乌兹别克斯坦,卡姆奇克隧道采用“中国技术”,按照“中国标准”建设,创造了“中国速度”,是“一带一路”的标杆项目。同时,已经启动的中国—白俄罗斯超级电容汽车标准国际化试点,也将积极推动超级电容优势产业走出国门,力争将代表中国先进技术水平的标准转化成白俄罗斯国家标准。在这方面还需加大力度持续推进。

  回顾近几年来,在能源低碳化和全球气候治理的大背景下,煤电海外项目融资的国际审核标准愈发严格,沿海发达地区清洁能源资源争夺更加激烈,分布式市场白热化争夺形势正在逐步显现,新能源企业只有把思路转变过来,实现从单一风光资源开发到多种混合能源开发的转变,实现从集中化到分布式的转变,实现从“广撒网”到“精耕细作”的转变,时刻把高质量、高效益放在资源开发的核心上,才能顺利实现自身创新发展,才能实现“十三五”宏伟规划目标,真正把党的新经济理念落到实处。

(责任编辑:卢军)
浏览次数: